一团腚球

吃粮大号

《罪与罚》

  *严重ooc
  *文笔没有避雷注意
  *短篇完结
  *cp森芥微中芥
  
  
  ——————
  芥川在接了一通电话后,简单同坐在身旁的妹妹银随便作了几句交代后便出了家门。
  
  甚至连便服也来不及换。
  
  
  
  芥川抵达港口黑手党的电梯一层的时候,才开始回想起刚才那通电话。
  
  十分紧急的,猝不及防的。
  
  那是森鸥外打来的。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芥川一边摁下了森鸥外办公室所在楼层的钮键,一边盯着电梯上数字忽闪着的红光发愣。
  
  首领找自己有什么事。现在是刚打败组合的时刻,暂时无任何战局要去解决。虽说也有不少残局需要清理,但再怎么说也不应该让他一无心之犬去收拾烂摊子。
  
  芥川顿了两秒后迈出了敞开的电梯门,在门合上的那一刻暗了暗眸子。
  
  “……不然则为爱丽丝小姐。”芥川皱眉,在一扇雕花漆木的门前停下,忽的想到了以前执行任务时,森鸥外突然一个电话过来的紧急任务。
  
  ——到最后其实不过是帮其宠爱的幼女品尝咖喱而已。
  
  芥川想归想,却半点不敢耽误首领的指示。
  
  作为港口黑手党的走狗,第一条应该铭记的则为[服从首领的一切命令]。
  
  “…咳、咳咳。”他扬起袖子的白色边沿掩住口鼻低低地咳了几声,开口
  
  “首领。”
  
  芥川轻叩两下,微微低着头,两鬓的白色发尾规规矩矩地垂在两边。
  
  微弱的光线斜着倾泻在芥川的侧脸,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透,也看不懂。
  
  “芥川君?”森鸥外的声音里带着一如既往的愉悦,“进来吧。”
  
  芥川应声而入,四下扫视一番却未发现金发幼女的身影。
  
  芥川也没多问什么,管的太多并不是他的作风。
  
  他径直走向背对着的华丽椅子前,单膝跪下。
  
  “首领。”
  
  坐着的人笑意盈盈地转过身来,这房间里很暗,细碎的白光透过遮掩着的窗帘打在森鸥外的侧脸,把他暗红色的瞳孔照得透明发亮,也勾勒出他挺拔的鼻梁和勾起的嘴角。
  
  森鸥外起身一步一步地走近芥川,芥川这才看见他手里盛了半杯红酒的透明高脚杯。
  
  “芥川君。”森鸥外走到他跟前,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擒住了他的下巴,“抬起头来。芥川君。”
  
  芥川皱了皱眉抬头,正好对上森鸥外那双笑着的眼睛,好像魅惑人的吸血鬼,让人看不透。
  
  “你知道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吗。芥川君?”森鸥外啜了一口杯里血红色的酒精,笑着问他。
  
  “……在下不知。”
  
  森鸥外哈哈地笑了两声,他蹲下去和芥川齐平,又晃了晃杯子里剩下的酒。
  
  “芥川君在这次的白鲸事件里表现得很好啊。”
  
  “好像还得到了太宰君的认可、来着?”
  
  芥川不动声色地皱了皱原本就不平的眉头。
  
  “首领谬赞了。”
  
  森鸥外扯出一抹笑,盯着玻璃杯里卷起的漩涡出神。良久,他咬着白色指尖把那双很少摘下的手套取了下来,露出了明显被主人保养得很好的骨节分明的手指。
  
  “那么,芥川君想要什么奖励呢?”
  
  森鸥外伸手帮芥川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领,宽大的手在芥川白皙的脖颈间游走。后者显然不太适应过于亲密的举动,竟怔得眼神一晃,后退一步。
  
  “……首领……!”
  
  “哎呀芥川君。”森鸥外换了只手拿酒杯,“真是古板啊。”
  
  “首领。”芥川皱了皱眉,“在下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嗯啊……?”森鸥外轻哼一句回答,“芥川君还真是……”
  
  “——十分可爱呀。”
  
  
  
  然后他们之间的对话没有进行下去了,因为爱丽丝午睡醒了吵着要找芥川作陪。
  
  “可是,小爱丽丝,龙之介君很忙的。”
  
  “我陪你一起玩不行吗♥”
  
  森鸥外忙着哄金发幼女,方才的气场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发的幼女气呼呼地叉着腰,手指抵着森鸥外距离过近的额头。
  
  “——林太郎!我不管!我要龙陪我!”
  
  森鸥外故作伤感地使劲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又转过身来。
  
  “那么、芥川君。下午小爱丽丝就拜托你了☆”
  
  爱丽丝高兴地跑过来牵住芥川过分白皙纤瘦的手,有些兴奋地转了几圈。
  
  “龙,你想去哪里玩吗?”
  
  芥川看着扬起脑袋笑得开心的爱丽丝,不免觉得心情愉快许多。
  
  他向来不讨厌小孩子,并且像爱丽丝这样漂亮又聪明的小孩应该更讨喜才对。
  
  虽然对森先生任性了一点,但是爱丽丝向来黏他,他那些在旁人眼里过分的固执和严谨,却让这个金发的小女孩十分心悦。
  
  港口黑手党都是怪人啊,连小孩都是。
  
  芥川仅有的几次出游的经历,陪同爱丽丝的时间竟占了大多,他对于这样的时间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
  
  “在下陪同爱丽丝小姐即可。”
  
  “…龙,真的没有想去的地方吗?”
  
  “诚然。”
  
  金色头发的幼女低着头思索了一会,“那我们就去甜品店好不好,龙?”
  
  芥川微微睁大了黑色的眸子,语气里稍微透露出一点愉悦。
  
  “乐意之至。”
  
  
  
  把盘子里一块还没融化的黄油用银质小勺随意搅了几下之后,爱丽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盯着对面专心致志喝红豆汤的芥川。
  
  芥川长得很好看。也并不是那种很惊艳的脸,只是柔和的五官放在一起,却愣是有一种英气。
  
  不多不少,不坚硬,不弱气。
  
  怎么看怎么舒服。
  
  爱丽丝用叉子戳戳盘子里的慕斯,奶油沾到了洋裙的白摆上。
  
  爱丽丝用手帕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呼,真是讨厌死林太郎啦,总是给我穿一些讨厌的衣服!!”
  
  “——在下并不觉得。”
  
  芥川拿过纸巾屈膝弯腰一点一点拭去幼女裙子上的污迹。
  
  “在下并不觉得,”芥川又重复了一遍,“爱丽丝小姐应该是很敬爱首领的。”
  
  “咳、咳咳。在下认为爱丽丝小姐此时说的不过是气话。”
  
  “哦?”爱丽丝看着他。
  
  芥川抬起头看着爱丽丝,他的眼睛里没有星辰,也没有极光。
  
  那双过分大的眸子里有的,只是无尽的黑色。
  
  黑得彻底,黑得纯澈。
  
  像是无际的黑洞。
  
  “爱丽丝小姐定是十分喜爱首领的,”他抬起手来捂着嘴轻声咳了两声,又微微笑起来。
  
  “这点爱丽丝小姐可是心知肚明。”
  
  “当然,首领也喜欢爱丽丝小姐。”
  
  爱丽丝噗嗤一下笑出来,跳下座椅,在过道里拈起裙摆转了个圈对着芥川行了个贵族礼。
  
  “你说的没错,”爱丽丝看着他说,“林太郎的确很中意我,因为我是他的异能。”
  
  “但是你没有发现吗,龙?”爱丽丝眨了眨眼睛。
  
  “林太郎他呀,”
  
  “——可是很中意你呀。”
  
  
  
  
  黄昏,告别爱丽丝之后,芥川难得心情好,绕路去了梅园。
  
  梅园的红豆汤他是很中意的,只是每天奔波于血腥战场上,竟没有时间多来几趟。
  
  在这种环境里,有些东西是可有可无的,比如眼下的已经卖完的红豆汤。
  
  芥川向来冷静,却没办法理解红豆汤卖完的事实,他黑着脸,语调甚至又降了八度。
  
  “…卖完了?那为何往常都卖不完?”
  
  店主人熟悉这位特殊的客人,倒也不害怕。
  
  “今日有位干部大人,把所有的红豆汤都买走了。对不住了,芥川先生。”
  
  “干部?”
  
  “啊啊,就是那位个子娇小的干部先生。”店主人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戴着一顶礼帽的那位。”
  
  中也先生?芥川觉得奇怪,中也先生怎么会来梅园。
  
  芥川来不及运转的思绪被口袋里的震动打断,来电显示规规矩矩地标着芥川银三个大字。
  
  “……银?”
  
  “有东西送到家门口?”
  
  “知道了。你先别动,哥哥现在回去。”
  
  梅园的店主人看着芥川不断变化的面部表情,把后门开了示意芥川可以从这里离开。
  
  “哎呀,是捷径哟,芥川先生很急吧?”那女子笑了笑,“路上小心。”
  
  芥川点点头以示感谢。
  
  “…明天,在下会再来的。”
  
  
  
  中原中也到芥川龙之介家的时候,看见的是已经用罗生门作盾的俩兄妹,眼前摆的赫然是包装精美的一个大纸盒。
  
  中原中也颇为诧异地靠近,却被黑兽罗生门拦了下来。
  
  “…中也先生,请您小心。”芥川警告道,“可能是敌袭。”
  
  …………
  
  “不是,”中原中也把围了自己一圈的罗生门用手挡开,“这是首领送的。”
  
  芥川龙之介看着他,“…首领?”
  
  “对,”中原中也有些用力地应了一声,又把手里攥了许久的袋子拿起来,“还有这个。”
  
  中也咧嘴笑了起来,“红豆汤哦芥川。”
  
  后者眼睛忽闪了一下,乖乖伸手接过来。
  
  “这是…给在下的?”
  
  “啊啊,对啊。”中原中也揉了一把芥川毛茸茸的头顶,不免觉得心情舒畅。
  
  “啊对了,还有那个盒子啊芥川,那可是首领特意挑的礼服啊。”
  
  中原中也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把地上被称为[敌袭]的礼盒捡起来,推到芥川怀里。
  
  “首领喊你去参加晚会。”中也盯了会芥川依旧皱着的脸,踌躇几番又补充一句,“我也会去的。”
  
  “……当真?”
  
  “真的真的,”中原中也也跟着皱起眉头来,“别老是绷着一张脸。”
  
  “是。”
  
  “这脸怎么绷得更夸张了。”
  
  中原中也伸出手来做示范,两根食指从下至上在面前划了个上扬的弧度。
  
  “笑,芥川,笑。”
  
  
  
 
        是夜,九点整。
  
  是晚会不错,但芥川还第一次见两个人的晚会。
  
  “哎呀龙之介,你来了?”森鸥外笑眯眯的,身上的西服剪裁得体,下巴上的短须也不见踪影。
  
  “首领,这是干什么?”芥川走过来,盯着边上那架白色的钢琴。
  
  他又抬起头,没什么情绪地看着森鸥外含笑的眼睛,又仿佛陈述事实般问话:“中也先生说过他会来。在下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龙之介穿这身礼服果然很好看。”答非所问。
  
  “……首领!”
  
  森鸥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龙之介还记得之前问的问题吗?”
  
  没等芥川回答,森鸥外又接着说,“为什么叫你来?那当然是因为龙之介立了功了,哈哈。”
  
  “但是我不会给你奖赏的,龙之介君。”森鸥外走到芥川面前,“我要惩罚你。”
  
  芥川龙之介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尽可能镇定,“在下不觉得有何过错。”
  
  “对。你没错。”森鸥外又说,“可是我不高兴。”
  
  “因为太宰君的一句夸奖就让你这么飘飘欲仙了吗,龙之介?”
  
  “在下……!”
  
  森鸥外一把攥住芥川过分纤细的手腕,笑意愈浓。
  
  “那么,惩罚芥川龙之介……”
  
  “——跟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恋爱,”
  
  “反抗无效。”
  
  END.
  
  
  
  (对不起我真的,写这种东西真的有毛病哈哈,这真的拖了很久很久了抱歉!大概活得太安逸了吧(有病)总之吃我一发森芥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