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腚球

吃粮大号

《兄友弟恭》


  
  “请路上小心,赤司君。”
  
  “那么我出发了,哲也。”赤司笑着接过爱人手中的早餐,空出来的右手搂住了蓝发青年的腰,亲昵地靠近贴了贴额头,“你自己要注意安全,还有每天早上的早餐要乖乖吃,另外……”
  
  “——不要给陌生人开门,不是陌生人也不行,特别是黄濑君,对吧?”黑子有些好笑地重复着几天以来一直絮叨在耳边的话,觉得赤司实在是太多虑了,自己以前没有别人照顾不一样活得好好的。
  
  赤司俯身吻了吻林水色的发丝,好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一想到要和哲也分开一个礼拜,我就对生活失去了乐趣。”
  
  “请不要这么说,这样是对公司成员的一种不尊敬。再说了为工作努力的赤司君我也很喜欢。”
  
  微微踮起脚,在赤发的人额头留下一吻,而平日里万花从中过的总裁大人却因为这一个小动作愣了好一会儿。
  
  然后黑子提醒他注意时间,赤司这才极不情愿地又松了松领带,有些忧郁的声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我要平时的那个。”
  
  黑子有些哭笑不得地回答是是,一边轻轻扳过了赤司的头,微微前倾吻上了赤司的唇。
  
  “一路小心,我会等你的。”
  
  Ⅱ
  
  赤司走后的第三天,每天靠着水煮蛋生存的黑子终于受不了了。
  
  他翻出了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宣传单,厚厚的一沓,是各种各样的人塞在信箱里的。
  
  黑子掸了掸灰,开始一张张地翻阅,“呃……竟然还有那种广告。”黑子咂舌,然后将那团纸顺手丢进了三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最后一张M记的广告纸躺在黑子手里,他勾了勾床边的电话,有些愉悦地开口。
  
  “您好,一份A套餐。还要一杯香草奶昔,大杯的。”
  
  放下电话的黑子心情好得不得了,高兴得甚至想去冲个凉水澡。
  
  ——叮咚——叮咚——
  
  正准备擦干身上水渍的黑子猜想应该是外卖来了,忙围了条浴巾就出去开门,让别人等太久真不是他的作风。
  
  “来了,请稍等。”
  
  黑子拧开门锁,却被来人有些强硬地摁到了墙上。
  
  “……嘶,不好意思您是外………赤司君?”黑子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来人。
  
  “哟,哲也。”门外的赤司一袭黑衣,刺眼的蔷薇色发丝在微风中飘散,原本清明锐利的眸子此时蒙上了一层薄雾,把平日里的盛气凌人掩去几分。
  
  黑子这时也管不上赤司为什么这时候回来了,他漂亮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赤司君,你喝酒了。”
  
  而赤司有些摇摇晃晃地抓住了黑子的肩头,把脑袋埋在了他的颈窝里。
  
  “哲也……我好想你……”
  
  低沉性感的声音惹得黑子浑身一颤,随即架着赤司进了房间,“赤司君,你喝醉了。”
  
  后者闻言抬了抬头,不在意地挥挥手,“……嗯?那又怎样…很正常的吧…?”
  
  黑子偏了偏头,“我不知道。但是赤司君,你喝醉了,必须要……唔……”
  
  黑子被赤司使劲一拽,倒在赤司的身上。赤司的心跳声扰得他有些烦躁,而赤司却笑着扯开了自己的衣领。
  
  “哲也,刚刚洗了澡?”赤司凑近吻了吻黑子冰蓝色的发丝,嘴角沾了点没擦干的水珠。
  
  “……是的。”黑子轻轻地推开他,有些恍惚地直起身来,“……赤司君先睡吧,我去煮醒酒茶。”
  
  走到门口,黑子捂着嘴低低地咳了两声。
  
  太浓了,那股酒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Ⅲ
  
  一夜无眠。
  
  黑子给赤司煮了水煮蛋放在桌上就去叫他起床。
  
  “赤司君,起床了。”
  
  没有反应。
  
  “赤司君,起床了。”黑子稍稍提高了音调。
  
  还是没有反应。
  
  “征君,起床了。”
  
  ………
  
  还是把水煮蛋放进冰箱里吧,黑子想。
  
  日上三竿,那个赤发的人才醒。
  
  赤司习惯性扯了扯领带,才发现自己已经换过了一套衣服,是居家的黑色浴衣。
  
  “内裤没有换呢。”赤司靠在枕头上喃喃自语。
  
  身边萦绕的酒气消失了,连每天早起的女人香水味也烟消云散了。整个房间都是柠檬的香味。
  
  黑子打开门对上那双鸳鸯色的眼睛,有些平静地开口,“早安赤司君,现在还头痛么?”
  
  黑子今天也穿了一件浴衣,白色的丝绸衬得他整个人又恬静又温柔。
  
  下一秒他话锋一转,有些严肃地嗔怪,“赤司君昨天晚上去干什么了?”
  
  赤司看着他严肃的小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没什么啊,话说哲也你怎么这么问?”
  
  “那……女人的香水味是……”
  
  “——应酬而已,你还没习惯吗?”赤司打断。
  
  漂亮的冰蓝色眸子不自在地眨了眨,赤司随手撩开黑子挡在眼前的发丝,“你是在吃醋吗?”
  
  黑子也不反驳,有些不快地往后退了一步,“是的,我就是在吃醋。怎么了吗。”
  
  赤司笑得前仰后合,使劲揉了一把黑子柔软的头发,“没想到你是这么小家子气的男人啊。”
  
  黑子低了低头,左脚一偏躲开了赤司的手,“……我去买食材。”
  
  Ⅳ
  
  桌上摆满了喝光的玻璃酒瓶,其中一个咕噜咕噜地滚到边缘,一下摔成碎片。
  
  玻璃渣反射着客厅有些刺眼的灯光,晃得沙发上的赤司有些透明,宛若神明。
  
  黑子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赤司君,赤司君。你还好吗?”
  
  “……什么啊,……是哲也啊……”赤司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
  
  忽然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一下子从酒醉中清醒过来,拽住了黑子的衣角。
  
  “哲也,我们出去喝酒吧?”
  
  “……不……那个,我不会……”黑子努力劝阻。
  
  “陪我去喝酒。”
  
  不容置疑的口吻,让人无法拒绝。
  
  黑子声音小小的,“……是。”
  
  Ⅴ
  
  “哈……!真爽快。哲也你也喝一杯酒啊?!”
  
  黑子扶着他靠在吧台上,他们身边围着的人很多,不仅仅因为他们坐在酒吧中心位置,更重要的是因为黑子的脸,还有身材。
  
  赤司就算是喝醉了,身上也散发着一股帝王的气息,让人难以靠近。所以就算赤司生了一副好皮囊,也没人敢招惹他。
  
  相比之下黑子长得好看,身体也像可以压在身下的类型。
  
  “哲也,你怎么不喝?”
  
  “……抱歉赤司君,我不会喝酒。”
  
  赤司有些强硬地勾起了黑子的下巴,把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往人嘴边靠。
  
  “如果是我命令你呢?”赤司勾唇笑笑,凌厉的眼神竟让黑子忽的想起了中学时的赤司征十郎,还是队长的赤司征十郎。
  
  好像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吧,像匹孤傲的狼。不过是后来被自己稍微驯服了一点野性,自己就以为已经改变了他身为狼的本质。
  
  黑子觉得自己很搞笑。
  
  他伸出手握住了赤司握酒杯的手,一点点地将玻璃杯握在了手里。那只透明的杯子被夹在黑子有些过分白皙修长的手指里轻轻晃动,血色的液体跟着杯子卷起小小的漩涡,衬得黑子的肌肤更加苍白。
  
  “……赤司君,你能不能答应我,在我喝了这杯酒之后……就乖乖回家?”
  
  他的声音很小,也很卑微,比起要求的一方,他更像是被要求的那个人。
  
  赤司还没消化完黑子的那一席话,后者就仰头一口灌下了那杯红酒,然后直直地倒在了吧台上。
  
  到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黑子的酒量实在是不敢恭维。也许并没有传说中的一口倒,但是这么半杯,已经足够让那个不胜酒力的人醉个一天。
  
  赤司现在没空去欣赏黑子醉倒的模样,他没想到,黑子竟然把自己的一个玩笑当真了,更没想到的是,黑子这么不会喝酒。
  
  赤司拍拍脸清醒了一下头脑,然后给黑子调整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便推开店门去叫出租车。
  
  可是等到赤司安顿好了一切,要把黑子带回家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应该好好睡在那里的人消失了。
  
  赤司快步走到吧台,把一张一万的纸钞拍在调酒师面前,浑身散发着罗刹的戾气。
  
  “我问你,刚刚还在这里的人呢。”
  
  “刚刚那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吗?他呀,被他哥哥接走了。说来真奇怪,长得一点不像他哥哥……”
  
  “——你察觉出了不妥还让他们把人带走了?”赤司冷冷打断。
  
  
  “回来收拾你。”
  
  
  Ⅵ
  
  “……唔…嗯。”黑子被个黑发男人抱在怀里,一步一步地靠近,210号房间。
  
  黑子的酒还没醒,有些病态的白色皮肤上晕开不自然的红色,林水色的发丝随着脚步的颠簸一下一下地晃动着,被男人宽大的手撩到耳畔边。
  
  “……黑子君……对吧?”男人有些急躁地打开了门,急不可耐地把黑子放在了铺着白色被褥的床上,开始一件件地脱黑子的衣服。
  
  外套,领带,衬衫,裤子……
  
  直到黑子只着一条白色内裤的时候,男人住了手。
  
  黑子的胸膛因为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着,修长的双腿经受忽然的寒冷,轻轻颤抖着。男人轻轻趴在床边望着黑子的侧脸,就像供奉着一尊神明。
  
  男人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一下用床头的衣服盖住了黑子的身体,然后逃也似的冲进了浴室,“……黑子君,黑子君那么干净……我也必须要做好充足准备……再去好好品尝他。”
  
  可是当他如沐春风地推开浴室门,来到卧室想好好品味黑子的美味时,迎接他的,却不是黑子。
  
  床边坐着的是一个赤色头发的年轻男人,鸳鸯色的赤金双眸深情款款地看着黑子,正在轻轻地给黑子系衬衫的纽扣,手法娴熟地不得了。
  
  “……你…你是谁!不准动我的黑子君!”男人指着赤发青年的眼睛歇斯底里地吼叫,惹得后者轻啧了一声。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眼里的深情在瞥向男人的一瞬间转为了锐利的尖刀,像是要把人给刺死。
  
  他轻笑一声,慢慢起身向男人逼近,黑色的衣角随着脚步的晃动而翻飞。
  
  “你说,谁的哲也。嗯?”赤司戴着黑手套的手轻轻搭在那人肩上,稍稍用力,便让对方摔得狼狈不堪。
  
  他就那样俯视着男人,眼里全是冰冷,
  
  “谁允许你,叫他的名字了?”
  
  脚上力气加重,把那人的踝骨踩个粉碎。
  
  “谁允许你,碰他了?”
  
  Ⅶ
  
  “……嗯…唔……”黑子揉揉头,宿醉还真是痛苦啊,他在心里感慨,虽然自己完全算不上宿醉吧。
  
  一睁眼映在瞳里的,是一片刺眼的蔷薇红。
  
  黑子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下一秒就被拥进了一个怀抱。
  
  黑子有些依恋地把脑袋埋进了赤司的颈窝里,语气是难得的撒娇,“欢迎回来,征君……”
  
  “……我好想你。”
  
  赤司只是把黑子拥得更紧了一些,心底暗暗发誓再也不出差。
  
  Ⅷ
  
  “对不起嘛……征哥,还有哲也……”
  
  赤司搂着黑子坐在一边的藤椅上,语气并不友好。
  
  “哦,对不起?你倒是说说你哪里对不起。”赤司啜了一口拿铁,又把怀里的黑子搂得更紧了一些,眼神冷得吓人。
  
  “……不该冒充你…,不该骗哲也……不该半夜拉他出门……总之我错了!”和赤司一个长相的青年正襟危坐,就像等待宰杀的牛羊,就差给他们来一个士下座了。
  
  赤司又抿了口咖啡,往里面加了颗糖,用勺子轻轻搅着,“你错了。你最大的错误是不该让哲也喝酒,他酒量很差。”赤司顿了顿,又说,“还有,把哲也那两个字给我收回去。你只能叫黑子。”
  
  “听懂了吗,赤司千城。”
  
  赤司看着后者如捣蒜头,满意地勾了勾唇角,把目光放到了黑子身上。
  
  “那么哲也,我们来算算你的过错。”
  
  黑子诧异,“诶?我吗……?”
  
  赤司正想给爱人来一个深吻,却发现还有一双烦人的眼睛。
  
  “赤司千城,来做个选择吧。”
  
  “一,我现在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二,现在你就回你的英国去,没我的允许这辈子都别想来日本。”
  
  “二选一。你好歹是我的弟弟,怎么选,不用我教你吧?”
  
  Ⅸ
  
  晚上黑子精疲力尽地趴在赤司怀里,用手指细细描摹着赤司精致的眉眼,却被赤司抓个正着。
  
  纵是赤司这般聪明,也没猜到黑子竟如此警觉。
  
  “哲也,你是如何知道千城的身份的?我不记得我曾和你说过。”
  
  黑子翻了个身,笑得柔和动人,“这个啊,很简单吧。”
  
  “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为人处事,赤司君就是赤司君。即使样貌相同,我也只认识赤司君。”
  
  “我这么爱你,怎么会不认识。”
  
  赤司却一个翻身把黑子又压在了身下,有些嗔怪的语气带着点撒娇,
  
  “那你明知不是我,还喝了那杯酒。”
  
  黑子觉得好笑,这个人竟然还在因为这件事赌气。
  
  黑子越想越笑,到最后笑出了声。
  
  “赤司君,我们平民把这种情绪叫做吃醋。”
  
  赤司把他耳畔的蓝色发丝拨到一旁,也不反驳,“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我喜欢就是了。”
  
  
  FIN.
  
※ooc属于我
※标题有借用侵删
※我爱赤黑赤黑第一配
※食用愉快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