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腚球

吃粮大号

[赤黑]《圈套》短篇完结

黑子哲也,21岁,正在一家公司里当普通小职员。本来风轻云淡的打工生活,却因为总裁大人赤司征十郎而彻底崩塌了。
  
  “黑子,赤司总裁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知道了,就去。”黑子依旧头也不抬,忙忙碌碌地做他的企划书。
  
  那人风风火火地又折回来,一把抢过黑子的笔,“快点去啊黑子大爷!他说是很重要的事诶!”
  
  黑子这才仰头看他,有些不快地抽回铅笔,继续埋头干他的春秋大业,“叫他再等20分钟,等不了就自己解决。”
  
  福田头都要挠破了,他哪有那个胆子真去跟那个魔王这么说啊。于是他双手合十,给黑子鞠了一个大躬,“拜托了黑子,下班后请你喝香草奶昔。”
  
  冰蓝的眸子盯着他,黑子有些严肃地开口,
  
  “要大杯的。”
  
  “——是是是我的祖宗!求你快点去啊,要不然我要被开除诶!”
  
  黑子有些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语气里带着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我去去就来。”
  
  
  
  
  
  “赤司董事长,我是黑子哲也。”黑子毕恭毕敬地杵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等着里面人的回应。虽然被告知过自己进这个办公室并不需要许可,但是也太特殊化了,不符合他的行动准则。
  
  “——啊,黑子啊。进来。”懒洋洋的声音掺杂着餍足的沙哑传来,赤司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
  
  赤色的头发还没抚平,身上的西服和昨天的也是一套。看样子是一夜未眠。
  
  “迟到了6分钟,哲也。”赤发的人端详着黑子被风微微撩起的林水色发丝,不慌不忙地又端起杯子啜了一口,“你是想被开除么?”
  
  黑子习惯性地又低了低头,“您找我有什么事?”
  
  赤司有些愉悦地用指尖敲击着桌面,一下接一下,扰得黑子有些莫名地烦躁。
  
  “啊,也没什么。”赤司随意地往杯子里加了颗糖,勺子轻轻搅着,和杯子碰出泠泠的声音。
  
  “你的企划书做完了没?”赤司开口。
  
  “……没,还没有。”黑子扯了扯嘴角然后直直地看进赤司一双含笑的异色瞳,“有什么问题吗?”
  
  “呵,没有问题。你可以回去了。”赤司转身进了房间。
  
  黑子有些大力地带上门,“——请您,好,好,休息。”
  
  
  回到办公桌,黑子有些忿忿地撕了那张刚做好的企划书。妈的,这个赤司征十郎什么毛病?有事没事叫谁不好,偏偏每次都要挑自己最忙的时候过去,然后调侃两句?!
  
  不是很懂你们总裁脑袋里想点什么。
  
  “啊——烦死了。”黑子使劲地揉了两把头发,把本来就张扬的蓝色发丝弄得更加个性,“好想杀了他。”
  
  这个念头一出来,黑子本人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不如说,他想干这件事已经很久了。这也并不是什么空想,因为黑子本来就不是一个普通的职员。
  
  他是黑手党的一个潜伏者,伪装成一个小透明在赤司公司已经两年。没有任何人怀疑他的身份,这也是多亏了这薄弱的存在感。但是鬼知道那个赤司征十郎什么毛病,不但一眼发现了他不说,还跟拗上了劲似的三天两头地喊他去办公室,这让他在这里好不容易隐藏好的存在感一下子强了几十倍。
  
  黑子越想越气,简直不能忍。
  
  他突然灵光一现,赤司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障碍。也就是说,他有足够的理由去对付赤司。
  
  要做要趁早,在公司里太瞩目了。就决定是今天晚上了,地点是赤司的宅邸。
  
  月黑风高好杀人嘛。
  
  于是黑子捡起了几年来丢在角落的开车技术,飙到120码跟到了赤司家。
  
  ……妈的,可恶的有钱人。这是黑子看到赤司府邸时的唯一想法。
  
  然后赤司从正门入,他就从阳台翻。练了十几年的柔道可不是白练的,一定的身手还是有的。
  
  卧卧卧卧槽,这是何等的幸运!路痴的自己竟然一下找到了赤司的卧室!黑子小心翼翼地侧身翻进那张kingsize床底,屏住呼吸等着赤司,然后来个致命一击。
  
  三个钟头过去,黑子觉得自己都要发霉了。这他妈都十一点了吧,别说赤司,就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诶。
  
  正当黑子想来一句卧槽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像是黑夜里的猫。
  
  黑子赶紧捂住了嘴,音节还没发出来就被吞到了肚子里。
  
  门被推开,赤司有些过长的浴袍轻轻掩住了修长白皙的腿,只露出一点点形状优美的脚踝暴露在空气里。
  
  从黑子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赤司映在镜子里的身影,本来就白皙的皮肤被黑色的丝绸映衬得更加透明,一头张扬的火红发丝在微风中凌乱,微微眯起的赤金眸子在灯光下斑驳陆离,性感地不像话。
  
  黑子看得老脸一红,鼻腔有点热热的。怎么一个男人可以这么好看?这个想法刚显现在他脑子里就把他自己吓了一跳。黑子说到底也是个男人,对长得好看胸大的妹子动心思那是正常。
  
  ——可他妈现在觉得一个男人好看是怎么了?!黑子暗暗地苦恼,老子可是24K纯直男啊。
  
  就在黑子还在认真苦恼的时候,四周啪地一下全暗了。哦哦,乖宝宝赤司终于上床睡觉了。
  
  黑子依旧趴在床底等着赤司睡熟,但人家赤司是优雅少爷,不同于青峰那个整天冒冒失失的壮汉。赤司睡觉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
  
  黑子又困扰了,小少爷你睡觉没声儿我怎么知道你睡熟没啊?黑子想了又想,索性还是直接上,弄醒了就直接一下劈晕过去。
  
  就这么办!
  
  黑子以一种很诡异的姿势爬出来,然后蹑手蹑脚地立在了床边,他望着赤司那一张好看的睡脸叹了口气,小声嘟囔,“什么啊,这不睡着了吗。吓得我一身冷汗……”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
  
  “………”
  
  “——卧卧卧卧槽?!妈的你醒着啊?”黑子被寂静夜里赤司一句话吓得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
  
  “没有,只是刚刚听到你的声音,就醒了。”赤司支着下巴看跌坐在地上的黑子,笑得意味不明,“不知道哲也这么晚来,是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要杀你。”黑子从地上一跃而上,跨坐在赤司腰上,把人掐在了墙壁上。
  
  “我要杀你,赤司征十郎。”他不知从哪划出来一把小刀,冰凉的触感抵在赤司好看的脖颈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赤司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嘴角,“理由?”
  
  而后者则一下愣住了,然后又放肆地开始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
  
  “——理由?我不需要那种软弱无力的东西。我想杀你,仅此而已。”黑子勾着小刀旋了几圈,又开始笑起来。
  
  “赤司征十郎,在你死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黑子拽住了赤司精致的衣领,泛着银光的刀刃在赤司俊美的脸上摩挲。
  
  “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
  
  “………。”
  
  黑子扯着他的衣领笑地上气不接下气,“你可以不回答,反正我也………”
  
  “——因为我喜欢你。”赤司说。
  
  ……“诶?”黑子这下愣住了。
  
  而赤司顺势挣开了黑子的禁锢,反把黑子圈在了怀里,“我喜欢你。你懂了吗?”
  
  黑子依旧直直地盯着赤司一双柔情的眼睛,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去。
  
  等他反应过来,他也不管掉到地上的刀亦或是已经挣开逃脱的赤司,摸索着找到了电话。
  
  ……妈的,怎么回事?这个赤司征十郎什么毛病?好好的人怎么说傻就傻了。这年头的总裁这么不经吓的吗?怎么说傻就傻了,就傻了,傻了……
  
  “喂,120吗?我们这里……”
  
  “——嘟——嘟——”还没等对面的甜美女声传过来,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忙音。
  
  ………Excuse  me?!
  
  黑子匆忙转头,看到了被大力扯断的电话线和,一脸得意的罪魁祸首——赤司总裁。
  
  “我喜欢你哦哲也——”赤司先黑子一步攥住了黑子的手腕,将其压在了身下。
  
  黑子费尽全身力量不能动赤司一毫,他咽了咽口水,目光像是受惊的小鹿,“……哈哈好巧赤司,我来参观下哈哈……”
  
  看到赤司依旧笑得暧昧,黑子一咬牙,只能来硬了,“——我告诉你赤司征十郎,我可是学了十五年柔道的人。你可别惹我。”
  
  赤司妖魅一笑,赤金双瞳把黑子直直看进去,餍足的性感开口,“好巧哲也,我也学过几年呢。”
  
  他压低声线在黑子耳边轻呼,“不过呢,我学的是,寝,技,哦~”
  
  卧槽,黑子心里想,上套了。
  
  嘛,夜晚还有很长呢,不过接下来的故事,好孩子不能听了哟。
  
  
  
  FIN.

※黑子属于赤司
※严重的ooc属于我
※只是想把黑子写的欢脱一点
※食用愉快么么扎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