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腚球

吃粮大号

[中芥]别在我耳边叫太宰的名字

 太宰今天心情特别好,不知道是因为找到了可以一起殉情的美女,还是知晓了一种新的自杀方法。
  
  “为了庆祝芥川君进入黑手党两周年,我们去喝酒吧!”然后他话锋一转,“当然是漆黑的小矮人付钱。”
  
  中也一个手刀劈过来,被太宰左脚一转躲开,“太宰你个混蛋!凭什么我付钱啊?!”
  
  太宰一挑眉,“那我就只好把芥川君抵在店里当酒钱了。”
  
  中也啧了一声,大声嚷嚷着芥川你怎么有这样的师傅,但终究没有反对。太宰知道,中也是不会舍得当掉芥川的,就算只是开个玩笑。
  
  然后他们三个人还真的在红叶的层层监视下逃到了居酒屋,三个人一人一个位子,排坐在吧台边。
  
  “喂混蛋青花鱼太宰!说是给芥川庆功,不过是想出来喝酒吧!”中也啐了一口啤酒的泡沫,忍不住指着太宰骂。
  
  太宰习以为常地端起那杯鸡尾酒啜了一小口,把中也的话抛在了耳后。正当中也又咬牙切齿地要给太宰来一个手刀的时候,他看到太宰对着芥川笑得意味不明,端过了那杯和可乐一个样的广岛冰茶。
  
  “广岛冰茶哦,小笨蛋君。要尝尝看吗?”太宰稍微松了松右眼的绷带,把手边的杯子往前推了推。
  
  “——喂!太宰!!”
  
  太宰笑着直直盯着芥川攥得有些苍白的十指。把手背到身后别吵的动作,让中也生生地把话尽数吞到了肚子里。
  
  浅咖色的广岛冰茶折射着吧台上方五彩斑斓的灯光,细细的气泡凝在杯底和杯壁上,不时浮出面磨蹭着浮浮沉沉的透明冰块。
  
  芥川捂着嘴低低地咳了两声,黑色外套里雪白的衬衫花边扫过桌沿,停在了高脚杯的边缘。
  
  他慢慢地抬起头,黑色的大眼睛直直看进太宰那一双含笑的鸢色眸子。
  
  “……如果喝了,您可会更加认可在下?”
  
  太宰显然是没有想到这家伙会扯出一句这样的话来,看着芥川一脸临危受命的认真模样,他拍着桌子笑得不成人形。
  
  “——不会哟,那种东西。”半晌太宰丢出一句话来,让芥川猛然抬起来的头又低了下去。太宰顿了顿,又说,
  
  “但是我会更尽兴。”
  
  “……。”
  
  然后后者如深渊一般的眸子一下睁得很大,嘴唇嗫嚅着什么。终是一把举起了那杯冰茶一饮而尽。
  
  芥川酒量差得不行,这点他们都了然于胸,芥川自己也清楚得不得了。但是芥川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这杯看上去只是一杯茶或可乐的广岛冰茶,实际上是酒精含量极高的的饮品。
  
  “——喂芥川你这小子!”中也在芥川倒下去之前把人搂在了自己怀里,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担心得不得了。
  
  有些过长的蜜色卷发垂在中也的耳畔,在背景的灯光色散下晕染出一片暧昧的阴影,把芥川本来凌厉的轮廓晃得柔和许多。
  
  太宰轻轻拉开椅子越过吧台,头也不回地就要往外走,“诶——小笨蛋君这么依恋中也啊,我都有点吃醋了。”
  
  “不过没关系——”太宰顿了顿,“中也就帮我好好照顾一下小笨蛋君吧,我不抱男人的。”
  
  中也愣了愣,伸手拽了拽帽檐,打下来的阴影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良久他缓缓吐出一句,
  
  “太宰,你真的麻烦死了。”
  
  太宰不在意地摆摆手,“我要去找美人殉情了。要感谢我就把芥川君这个烦人的尾巴给我抓好了——”
  
  然后他一边说着要去找美女殉情一边就这样出了门。中也也把芥川从吧台上抱到了二楼的床上。
  
  二楼本来是为了给喝醉酒的客人不归的时候休息用,有时候也给那些有艳遇的客人渡一夜良宵。并且大多数的用途是后者。
  
  所以当中也抱着芥川站在其中一间房门口的时候,路过的服务员还好心地塞了一系列的东西在中也怀里,“可别把这位喝醉的美人弄疼了喔。”
  
  中也难得红了脸,一言不发地进了房间,心想自己又不是那个混蛋太宰。
  
  房间里该有的东西都有,不如说这里头的设备有点太齐全了,甚至还自带K歌设施。不过自己是死都不会去用那玩意儿的,中也撇撇嘴。
  
  ……该说什么好呢,卧室还自带门锁。中也怀里拥着一个芥川,本来把人放下来再拧开门锁就能解决的事,可他这时候还真不想把这小鬼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
  
  然后,
  
  ——砰!
  
  作为港口黑手党中体术第一的干部,连这么一扇小门都弄不开怎么像话。
  
  “啧。”中也收起脚,伸手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拽下来罩在了芥川的脸上,然后在漫天灰尘中踱到了床边,“这墙的质量真差劲。”
  
  卧室里的床很大,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玩意是双人床。中也把人放到床上顺便帮芥川脱下那件万年不离身的黑色长外套。
  
  “这小鬼还真瘦。”中也不禁感叹,刚刚自己抱人过来的时候还看芥川挺高的个子,想着要不要动用能力改变一下重力什么的,却在刚把芥川抱起来的时候一下灭了这个想法。
  
  轻,太轻了。好歹也是个一米七几的人,却轻得像张薄纸。怪不得被太宰训练的时候连太宰那样的一击都得缓个半天。
  
  中也在脱下芥川外套后看到了和那方露在外面的白巾连在一起的衬衫——不,这还真不是衬衫。层层叠叠的雪白布料还带着点女气的褶皱,荷叶一般的衣摆没过了大腿根部,衬得芥川跟个洋娃娃似的。
  
  ……这他妈是洋裙吧?中也心里暗暗道,不过这衣服穿芥川身上还真没有什么违和感,不会显得娘炮,反而还有一种……可爱?
  
  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在心里默默给太宰竖了一个拇指,至少太宰那混蛋一样的品味终于放对了地方。
  
  勾勒得这孩子的腰身还挺好看的。中也暗搓搓地想。
  
  没敢给芥川脱裤子,不是害怕芥川的黑兽[罗生门]会一下子招呼过来,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怕自己真的会一不小心趁着酒醉犯下点事。
  
  那以后两个人见面不就尴尬了吗。
  
  正当中也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几声咳嗽打破了房间里的沉寂。
  
  “——咳、咳咳……”
  
  中也把自己从神游中拉回来,蹙着眉坐到了床沿上,“芥川,喝水吗?”
  
  “           。”
  
  芥川几乎处于无意识的状态,笼笼统统回答的话也是模模糊糊的。中也把脑袋凑到人脖颈边竖起耳朵,也只听到了几个破碎的断音。
  
  总之先去给这小鬼弄杯醒酒茶之类的东西清醒一下好了,酒醉的确很难受这中也是深有体会的。
  
  不过被自己逼着听唱歌的那些部下更可怜就是了,中也对自己酒醉时的状态实在没多大信心。
  
  中也起身在对面的桌子上找出一个服务台的电话簿,随便翻了翻便按了几个数字。听筒放到耳边好一阵没什么声音,倒是自己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布料磨蹭的声音。
  
  “芥川你醒了啊。”中也看到床上的人慢慢地坐起来,也不管什么醒酒茶,旁边倒了杯水就往芥川嘴边靠。
  
  “喏。”中也微微晃了晃还在悠悠冒着热气的玻璃杯,“喝口水清醒一下脑子。”
  
  芥川那双深渊一般的眸子轻轻地眯了一半,白花花的雾气像是要从眼角流出,晶莹莹的,似也含泪。
  
  “……芥川?”中也被那双现在看起来可以说是性感的眼睛看得有些发麻,怎么好好的人喝了杯酒就跟傻了吧唧一样的。
  
  不过是杯广岛冰茶。。。。吧?
  
  “太宰先生。”芥川的声音冷冷的,却因为酒精变得有些黏腻了些,“您可否认可鄙人了?”
  
  “啧。”中也咂舌,心里非常之不爽。心想怎么喝傻了还想着那个混蛋。
  
  据说人在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如果喊了谁的名字,那么那个人一定对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切。中也撇撇嘴,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偶尔还真羡慕那个混蛋太宰。尤其是在芥川这方面。
  
  ——应该说只是在芥川这个方面。
  
  中也摇了摇芥川的肩膀,漂亮的眉头皱成一团。
  
  “——喂芥川你这小鬼!给我清醒一点!别把我和那个混蛋青蜻相提并论啊!”
  
  芥川眨了眨眼睛,“……中也先生?”
  
  “对,是我。”
  
  芥川不好意思地摆弄着袖口的荷叶边,“……失礼了。”
  
  “……鄙人能力不足,方才让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烦扰了。”
  
  中也没打断他,兀自立在一边静静听着。
  
  “咳、咳咳。”
  
  “鄙人长久以来都渴求着太宰的认可。”
  
  “鄙人、芥川龙之介只想据太宰先生所说的话寻到活下去的意义。”
  
  “仅此而已。”
  
  “………”
  
  啧,好烦。中也想。
  
  不论是听到眼前这个人一口一个的太宰先生,还是他所说的所谓的活下去的意义。
  
  中也咬了咬下唇猛地把还在发怔的芥川一下子搂进了怀里,声音出奇的镇定。
  
  “芥川你听好了,没有谁生存下去的意义是必须靠别人才能得到的。你没必要得到那个混蛋的认可。我认可你了芥川,我的认可可是比那混蛋的值钱多了。”
  
  “……鄙人只希冀得到太宰先生给予的生存的意义……”
  
  中也又咂了一回舌,心想这人真是固执地没救。他握着拳咳了一声,深海色的眼眸认真得让人想溺死在里面。
  
  “芥川,你如果真的那么渴望这种东西。”
  
  “啊,那种东西就让我来给你好了。”
  
  “可好?”
  
  芥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斑驳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投射出光怪陆离的阴影。
  
  “……咳、咳咳。鄙人不知。”他顿了顿,又说,“多谢中也先生的好意。”
  
  中也仔细斟酌了一下芥川说出的这几个字,这是不接受的意思?
  
  “果然还是那个混蛋太宰的话你才比较受用吗……”中也挠挠头,喃喃着一边转身要出门,却觉得衣角被什么东西扯住了。
  
  “……咳、咳咳……中也先生……”芥川低着头拉着中也那件外套的袖子,声音小得像细蚊呢喃。
  
  “……您不是说要给予鄙人生存的意义……为何欲走……?”
  
  中也愣了一下,扳着人的肩膀就开始问。
  
  “你不是只听太宰的话?”
  
  “鄙人并非如此固执。”
  
  “——刚刚不是婉拒了我吗?”
  
  “……鄙人,……从未说过如此失礼之言。”
  
  中也恍然大悟般使劲拍了下脸,盯着芥川看了好一会。
  
  “……中也先生……鄙人有何疏漏之言?”芥川低下头,脸上不自然的红晕也隐匿在阴影里。
  
  后者没有回答,芥川颤颤地抬起头,却在看到对方脸的前一秒被一推压在了床上。
  
  “中也先生?”
  
  中也就那样居高临下地看着芥川不解的表情,难得笑得咧开了嘴,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
  
  “喂小鬼,你刚刚是说我也可以是吧?”中也调整了一个姿势,变成他跨坐在芥川的腰上,手里还揪着芥川雪白的衬衫袖子。
  
  “诚然。”芥川也不含糊,果断地回答。
  
  “——那么,现在我就教你第一个意义好了。”中也眯了眯眼睛,海蓝色的眸子直直看进芥川那双深渊般的眼睛。
  
  “谨听您的教诲。”
  
  中也慢慢俯下身去,在芥川耳边轻轻呼了口气,声音性感又狡黠。
  
  “人生中的第一件有意义的大事就是,”
  
  “———接吻哦。”
  
  “芥川。”
  
  
  END.

(写的第一篇中芥ww文笔不好求轻喷写自己喜欢的cp很开心,来了一发不直球的中芥。然而内容和题目毛的关系都没有hhh。文章中的“小笨蛋君”参照春政太太的自创称呼,真的很可爱啦。(不会艾特对不起!我爱中芥!

评论(19)

热度(113)